專家:中拉"談戀愛" 美國著急也白搭
“中拉走近就像男女之間談戀愛一樣,是一種相互的吸引。對中國來講,拉美物質資源豐富,應有盡有,而且擁有約6億的人口,GDP接近6萬億... 詳細>>
本期嘉賓

            

吳洪英 中國現代國際    孫研峰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

關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長   研究院拉美所副研究員

                 

時間:2015年1月9日9:30

主持人:龍煦霏 制作:國際部

訪談精粹
專家:中拉論壇是中國在拉美精心耕耘的成果
“中拉論壇的成立,是過去50年,尤其是最近10多年,中拉關系發展的一個結果,一個豐碩成果的體現。多年來,中國在拉美精心經營耕耘,終于開花結果,形成了一個大的集體性的合作。...
專家解讀:美國對于拉美國家仍是"重中之重"
9日,做客中經在線訪談節目的拉美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的拉美所所長吳洪英和該所副研究員孫研峰一致認為,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政治安全上,美國都對拉美國家的影響仍然最為...
專家:保持拉美地區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是中美共識
中拉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1月9日在北京閉幕,會議成果頗豐,這讓一些西方媒體充滿警惕和“醋意”,稱中國敞開大門歡迎來自“美國后院”的客人,是中國野心勃勃的全球戰略的一部分。...
專家:政府為中國企業走進拉美"搭臺鋪路"
“我們要共同努力,實現10年內中拉雙邊貿易規模達到5000億美元、中國在拉美地區直接投資存量達到2500億美元的目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拉論壇開幕式上提出的這一目標吸引了...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本期的《中經在線訪談》,我是主持人煦霏。中拉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8號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隆重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本次開幕式,并做了重要的致詞。關于中拉關系,關于中拉論壇,今天我們演播室有幸邀請到了二位專家,一起聊一聊中拉關系。首先,為大家介紹我們今天演播室請到的二位嘉賓,他們分別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的拉美所所長吳紅英,吳所長,您好。 

吳紅英: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所副研究員孫研峰,孫老師你好。 

孫研峰: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榮幸邀請到二位,因為我們知道中拉論壇昨天剛剛開幕,我們整個中國媒體,乃至全世界媒體都非常關注。在節目開始,我們先來分析一下這次論壇舉辦的背景是什么?吳所長,您開始。 

吳紅英:應該說這個中拉論壇的建立,是中拉關系史上的一件大事,中拉論壇的建立應該說是屬于一個歷史的發展必然結果。

先從中拉關系來看,自從1960年,中國跟古巴建交以后,經過50多年的發展,中拉關系逐漸從交往非常少,然后逐漸頻繁。尤其到了21世紀以后,應該說是一種加速度的發展。中拉關系的快速發展,先前以雙邊關系為主的合作機制,已經難以滿足現實的需求,這是大背景。

第二,是跟中國對外戰略有關系。我們知道,中國跟世界主要地區,基本上都建立了合作機制,比如中非論壇、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唯獨拉美地區,我們還沒有建立這樣的對話機制。2012年12月,拉丁美洲國家和加勒比共同體的建立,為中國跟拉美的建議集體的合作機制,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前提。如果沒有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的建立,中國跟拉美地區進行區域性的合作就很難。 

還有,跟拉美國家本身最近幾年對華的政策,民眾對中國的重視也很有關系。而且最近幾年,隨著中國在拉美地區的影響和存在,拉美國家的政府和民眾對中國的重視程度也越來越高。在中國和拉美國家高層的共同推動下,這個論壇建立了。尤其是倡議之初,在2012年6月份的時候,時任國家總理溫家寶在訪問拉美時候明確提出,倡議推動建立一個中國與拉美地區的合作平臺、對話機制。后來,習近平主席多次推動這個事情,與拉美高層進行了多次交換意見,在建立合作平臺、一體化交流機制方面達成了共識。我們很欣喜地看到,2014年7月習主席出訪拉美應該是非常有標志性的意義。當習主席訪問巴西的時候,跟拉美國家一些主要領導人共同宣布建立中拉論壇。 

最近兩天,就是2015年1月8號到9號,在北京召開的中拉論壇首屆部長會議,應該說是落實去年習主席訪問拉美的一個重要成果,也充分說明了中拉論壇,它基本上是落地生根了,這個論壇正式地啟動了。 

主持人:謝謝,也就是不論從歷史的角度,它是一種必然,同時也從中拉關系,包括經濟發展等一些原因,這個中拉論壇肯定是一種我們可見的可喜的一個成果。那么您有什么要補充的,或者說您覺得這個目的是什么? 

孫研峰:我非常同意吳老師說的,因為我們看實際上這次中拉論壇的成立,實際上我也很同意,是過去50年,尤其是最近10多年,中拉關系發展的一個結果,一個豐碩成果的一個體現,就是中國在拉美精心經營耕耘的中拉與各國雙邊關系,終于開花結果,形成了一個大的集體性的合作,就中國與拉共體的這樣一個合作。 

第二,有一點我想補充,就是其實在最近一段時間里,尤其是2014年下半年,拉美經濟面臨著很多困難,在這種困難下,拉美國家也希望能夠抱團取暖,然后更多地向區外的一些大的經濟體來進行合作,中國被拉美很多國家認為是經濟發展新引擎,所以在這種更為強烈的需求和愿望下,中拉論壇我覺得水到渠成,也是理所當然的。 

主持人:我們剛才分析了這次論壇舉辦的一個背景,那么我們來看這次這個會議當中,它的主題是“新平臺、新起點和新機遇”,我們怎么來理解這個三“新”。 

吳紅英:我覺得這三新,用習主席的一句話來說,應該是叫做歷史的長足。因為在這三個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 

比如新平臺,以前都很難以想象,中國跟拉美33個國家,有一種對話的機制和窗口,為什么呢?因為在這個拉美的33個國家里頭,中國與其中的12個國家還沒有建交,與21個國家建交了。怎么樣在一個情況下,能夠在一個很大的平臺上面,把拉美所有的國家攏在一起,跟中國進行這樣一種思想的交流,觀點的對話,對吧?然后進行一種合作,對吧?這都是屬于中國跟拉美雙方都想做,但是一直沒有這樣的機會。這樣一個平臺的建立,應該說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交流的機制,合作的機制,這是一個新。 

第二個新,新起點也反映說明中國跟拉美國家的雙邊關系,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是過去50年的歷史積淀,為未來的中拉關系,打了一個很好的基礎。但是這種基礎還是難以滿足目前中國跟拉美國家在內容上、形式上更大的合作需求。我想,這樣一個中拉首屆部長會議提供了,標注著中拉合作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有了一個新的起點,也就是說由此以后,中拉的合作應該是屬于雙邊的關系,加上集體對話的這樣一個多邊關系的推進,它成了一個雙推進的狀況。 

第三,新機遇,我覺得無論是對拉美而言,對中國而言,都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機遇。比如說對中國的企業來講,中國企業現在走向拉美,不僅可以走向咱們建交國家,對吧?中國的企業在那兒已經做的很不錯了,現在又開辟了一個天地,就是中國企業更加合理合法地走進了其他未建交的國家。這對中國企業在整個拉美地區的拓展,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那么對于拉美國家來講,它們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你知道我們這次,包括習主席去年訪問拉美的時候,包括今年這次首屆部長會議的時候,都提出了中國要促進推動,建立一個中國拉美的基礎設施投資基金,要投資數百億美元,為了建立這個論壇,中國將要投資50億美元,建立一個中拉合作基金。這對拉美來講是利好的消息。 

主持人: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更好的發展前景,那孫老師,您怎么來看這個三新。 

孫研峰:我覺得新平臺是相對以前中國與拉美國家更多的偏向雙邊合作,我們知道中國與墨西哥、巴西、委內瑞拉與阿根廷這些大國,都建立了不同形式雙邊合作的模式,比如說政府間常設委員會、政府間高級混合委員會,種種形式,我覺得已經非常成熟。但是目前的這種國際形勢,還有各國面臨的形勢,迫切需要一個新的合作方式,就是我們說的叫整體合作與雙邊合作并肩向前的這樣一個新模式,我覺得這是一個相對以前來講,比較新的一個平臺。新起點我覺得相對于以前中拉關系可能更偏向于雙邊,或更偏向于貿易。但是在這種新的平臺建立之后,我們也許面臨一個新的時期,所以說我們可以預見,以中拉論壇成立作為一個新的起點,中拉關系可能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在此基礎上,我們看到在中拉論壇如果成立以后,尤其是我們看到拉美國家在一體化的過程中,它們逐漸成熟,會帶來新的商機。 

比如說傳統上,原來是一個國家的,比如說一個基礎設施,一個項目,也許在中拉合作平臺上,我們看到整個拉美一體化有一個跨國的大項目。這種情況下,中國與個別拉美國家的雙邊合作,也許就覆蓋不了,有了中拉論壇這樣一個中國與拉美整個地區的整體合作,這樣一個新平臺,那我們就可以產生一些新的機遇,所以我認為在這三新的基礎上,中拉關系可能要進入一個新階段。 

主持人:提到這個中拉關系,我覺得可能作為普通的老百姓來說,對于拉美國家,除了去年習主席出訪拉美的時候,有所更深的了解以外,可能還是不如像對于歐美一些國家的了解程度,因為從地理的位置上來講,中國到拉美國家的距離還是比較遙遠的,那可能有的人就會產生一種疑問,說中國為什么會對拉美國家彼此之間的合作與發展如此重視呢,吳所長。 

吳紅英:從中國老百姓來講,按地理位置拉美是離我們最遠的國家,拉美國家像智利離我們國家很遠,所以從歷史上來講,這個萬里的太平洋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天塹。但是現在看起來,現在的交通工具,尤其是中拉之間關系的發展,我覺得這個天塹已經變成通途。為什么呢?因為拉美的一些產品已經走到我們身邊,已經走進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比如說在中國喝的智利紅酒,吃的墨西哥面包,對吧?乃至我們建筑物里的一些鋼鐵、鐵礦石、銅礦,再有我們喝的咖啡,還有我們女士身上穿的羊毛衫,烏拉圭的羊毛等等。還有拉美制造,包括我們乘的飛機,也有巴西的支線飛機。所以拉美產品,拉美制造已經走到我們身邊。現在拉美對我們來講,既遙遠又親近。最關鍵的是,中拉為什么能夠走近,就像男女之間談戀愛,是一種相互吸引。對中國來講,拉美物質資源非常豐富,應有盡有,再一個拉美地區擁有近6億人口,GDP接近6萬億,是一個龐大的消費的市場。另一方面,拉美地區需要中國的投資,然后拉美產品需要進入中國市場。除了它對中國市場的需求,還有一些生產要素,比如能源技術。中拉雙方都有各自的比較優勢,所以雙方是一種相互的吸引,然后才能走到一起,我覺得這是最根本的原因。 

還有一個,中國跟拉美畢竟都是發展中國家,都面臨著這樣一種任務,都是需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國富民強,都想成為發達國家,在這些方面中拉是志同道合的。在這點上講,再加上中國幾代領導人的推動,從鄧小平時期就提出了21世紀,其實太平洋的事情也是拉美的事情,然后在江澤民主席,然后在胡錦濤主席,然后現在習近平主席,幾代領導人的推動,讓中國和拉美走得越來越近。 

主持人:其實剛剛通過二位的提示,我也感覺到確實像您剛才所說的,中拉這之間是既遙遠,可能說是地理位置上的遙遠,但又很近。因為比如說您剛才提示的,這個吃穿住,其實好多東西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就已經有來自于拉美的很多的供給,所以確實是感受到我們這兩方是互相需要,互相吸引的,孫老師。 

孫研峰:其實吳老師講得很對,我再補充兩點。第一點,就是從國際方面,中國和拉美同屬于發展中國家,都處在南南合作的大框架下,所以從目前這種國際新形勢,就是發展中國家整體崛起來看,中國與拉美的合作非常具有戰略意義,同樣我們要為發展中國家獲得更多的話語權,發展中國家在國際政治舞臺、國際經濟舞臺獲得應有的一個地位,我覺得在這個角度來講,中拉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還有一點就是拉美部分大國,像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這三國都是G20的成員國,像巴西又是金磚國家,還是氣候變化的基礎四國,就這些與部分大國的合作也有全球意義,其實拉美對我們來講,既有整體的戰略意義,對部分大國的合作,對我們也有戰略意義。 

主持人:我們這一邊,中拉之間的關系是熱火朝天的,男女談朋友一樣打得火熱,但是好像似乎美國那邊是醋意不斷,它認為拉美是它們美國的后院,你們中國人現在來請我們的后院里邊的做客的話,對于它們來說,美國方面是什么樣的一種反應? 

吳紅英:在傳統意義上,正如你所說的,拉丁美洲地區,因為地緣政治的關系,是美國的傳統勢力范圍。1822年,當時美國總統門羅為了抗住歐洲人在拉美的影響,提出了“門羅宣言”,“門羅宣言”里最有名的話就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因為美國當時正在崛起,還無力跟歐洲抗衡,但又不希望歐洲的力量在那兒深入,“門羅宣言”實際上就是告訴歐洲人,美洲實際上是美洲人的美洲。從那以后,整個拉美地區,在政治經濟方面,受美國的影響很大。但在19世紀初,拉美國家紛紛建立民主國家以后,尤其是二戰以后,拉美國家在爭取民族獨立、自主權、聯合自強方面不斷加強。現在的拉美,可能也不完全是傳統意義上的拉美。 

但是,美國跟拉美之間的關系是非常深的。它們之間密切程度是其他國家力量無法比擬的,比如在經濟方面,美國仍然是拉美最大的貿易伙伴,也是最大的投資來源地。在安全上,美國主導的美洲國家組織仍然是整個西半球安全的平臺機制。在外交領域,很多拉美國家還是把美國外交放在重中之重。所以我們應該看到美國跟拉美之間有傳統意義上的考慮,同時也有現實利益的存在。 

但是隨著中國,尤其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以后,尤其90年代,中國走出去戰略使中國在拉美的影響力和承載力迅速升溫。中國在經濟領域在拉美的影響力讓世界所有人都感到吃驚。現在中國在拉美的影響力已經今非昔比,中國已經成為拉美國家第二大貿易伙伴,僅次于美國,投資方面,中國是拉美國家的第三大投資來源地,這就意味著中國在拉美形成影響力。 

當然,美國人看到中國影響力快速上升,開始還是有點緊張,也有擔憂,但是自從2006年,中國跟美國建立了一種關于拉美事務的對話機制以后,定期溝通,雙方交流各自在拉美地區的發展思路、想法。現在起碼美國的官方對中國在拉美的影響開始有一個比較理性的、客觀的認識。現在中國跟美國都有一個共識,都希望拉美地區保持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整個地區處于和平狀況,這是中美在拉美的一個共識。 

主持人:孫老師怎么來看美國方面的反應。 

孫研峰:對,其實美國人我覺得對于中國的存在,它也心里非常矛盾。正如吳老師所說,一方面保持拉美的穩定與繁榮,符合美國的利益,也符合中國的利益,但另一方面,它覺得自己傳統上的勢力范圍,受到了中國企業的氣勢磅礴的進入,它心里也有一點醋意。但是我們回過頭看,從2004、2005年,中國企業和中國經濟進入拉美之后,美國的反應來看,它也經歷了幾個過程,從猜疑、擔心,到現在默認,甚至現在有時候愿意與中國合作,我覺得這也反映了對中國實力壯大無可奈何的承認。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說,我們也得承認美國在拉美的利益存在,而且我覺得對中國企業來講,去那兒也就是去交朋友,建立一個互惠互利的關系,不存在挑戰誰的利益的問題,正如習主席在昨天的講話中說,要建立開放包容,其實中拉關系完全是一種開放包容的關系,不針對第三方,沒有任何的惡意,我覺得這種相互互利共贏的關系,完全可以容納更多的域外國家,甚至歐洲、美國、俄羅斯,都可以大家一起攜手共進,共同推動拉美的繁榮發展,我覺得這上面應該不會有矛盾,西方媒體的過分解讀,實際上是一種誤解。 

主持人:我們再來看這里面其中一個反映,我們注意到,美國的媒體反映說,中拉關系之間的密切,其實是中國野心勃勃的一種表現,那么我就想問二位老師,是否這樣的一個契機會為中國在整個世界舞臺上贏得更多的國際話語權,吳所長。 

吳紅英:我覺得還是應該客觀地看待這個問題。中國在拉美更多地強調雙邊區域性的合作。就像剛才孫老師說的,中國在拉美的發展沒有要針對誰,也沒有想到把整個國際秩序,乃至發展格局進行改變。最近西方媒體在評價中拉論壇成立乃至首屆部長會議時,某種程度上還是帶著一種有色的眼光。 

中國跟拉美國家的關系本質是什么?首先,它是一種平等的合作,這符合中國長期對外的政策。中國在與拉美國家交往時一再強調,無論國家的大小,強弱,都是一樣地對待。第二是相互尊重。中國跟拉美國家都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與在拉美交往中間,中國還是表現出對拉美國家的文化、政治制度的尊重。最關鍵的一點,中國跟拉美國家的合作是互利共贏的,不論投資,還是貿易都是雙方受益的。另一方面,中國跟拉美的交往,對促進中國的經濟建設來是有好處的,對中國在國際上多交朋友,獲得更多支持,也是有好處的。中拉相互支持增強了雙方在國際中的地位。 

主持人:中國和拉美之間的合作是基于雙方共同有發展和共同愿望的基礎上,美國人的這種過分解讀,可能有點從美國式思維的角度去出發,孫老師。 

孫研峰:首先我們要承認,發展中國家整體崛起,這是一個大勢所趨。不管是美國還是歐洲都應該看到,這個趨勢是不可阻擋的。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的影響力和話語權的提升,也是一個大趨勢,不可阻擋。但是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看到,我們要避免像過去,像20世紀或者更早以前,出現對抗式的發展。因為中國提出要建立新型中美,大國中美之間建立新型大國關系,其實有一條就是不對抗。我覺得其實我們在像拉美也好,中國也好,在發展中國家整體崛起的時候,我們也做到這樣,我們不是對抗,我們是共同發展,所以建立一個這種新型的南北關系,我覺得其實也是未來的一個趨勢。 

歐美的一些有識之士認識到這一點,強調了與發展中國家更多的合作,但有一部分媒體也炒作發展中國家要排擠發達國家的這種影響力,我覺得這是一個過分的,還是用冷戰思維、有色眼鏡看這個問題。我們要共同致力于建立一個新型的南北關系,新型的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關系。 

主持人:那么還是想請教二位老師,美國之所以這么重視它們與拉丁美洲這些國家彼此之間的合作,除了它們盤根錯節的關系以外,它們更看重的是這些國家的資源市場還是什么?這個吸引力對于美國來說是哪些方面的,吳所長。 

吳紅英:對美國來講,拉美在傳統意義上始終是它的后院,現在來講,它應該是一種戰略支持,這是地緣政治關系決定的。一個穩定的、繁榮的、發展的拉丁美洲,是對美國強權政治、霸權的支撐。美國對拉美的重視,是多方面的戰略需求。 

經濟方面,美國現在的能源進口主要來自拉美的兩個國家,一個是墨西哥,再就是委內瑞拉。當然現在美國的發展對石油進口需求減少了,但是這兩個國家畢竟是美國比較穩定能源來源地。美國屬于發達國家,很多的產品所需要市場,首選當然是拉美,所以拉美是它一個出口市場,也是它投資的一個目的地,所以不論是從政治、經濟,還是在國際舞臺上來講,有一些國家對美國的重視,讓美國在很多重大場合,能夠獲得支持,比如像當時對伊拉克動武,拉美國家都支持美國。所以美國對拉美來講,需求是全方位的。 

拉美不像東南亞一些國家,要依靠美國。對拉美來講,與美國本身就在一個安全體系里。還有的國家跟美國擁有統一的市場,比如墨西哥,它屬于北美自由貿易區的一部分。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因此拉美國家也把美國的市場作為自己最重要的一個合作伙伴來經營,所以我覺得美國跟拉美的關系,實際上也是一種相互需求的關系。 

主持人:孫老師,您的觀點? 

孫研峰:另一方面,其實拉美的問題還跟美國的內政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比如說美國其實最關心拉美的幾個問題,比如說移民、掃毒、地區安全、洗錢,這些問題其實跟美國的內政密切相關,比如說如果墨西哥和中美洲的治安問題惡化,毒品形勢的惡化,包括非法移民的進入,對于美國來講是一個內政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美國最關心的就是選舉,因為我們知道在美國的西班牙裔,就是講西班牙語的選民和移民的比例越來越高。有一個統計說,大概到2050年,美國的人口比例中,西班牙裔,就拉美裔的移民將占到一半以上,所以說如果這個比例,按照現在出生率來算,如果這個比例來看,拉美人對美國的內政來講,將起到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們看到其實最近美國與古巴改善關系,然后美國加強與中美洲的安全合作,其實更多的反映是美國內部這種拉美移民在對美國政治的一種影響和干涉,所以我們未來也可以想象,隨著拉美人在美國內政,或者在選舉中力量的擴大,拉美一體或者拉美的呼聲,可能對美國的影響更大。 

主持人:我們翻過來再說中國,二位其實剛才也提到2014年,中方的基礎性設施的建設,可以說是中拉關系的亮點,不過似乎有一條新聞,讓我們民眾感覺有點疑惑,就比如說不久前,中方中標的墨西哥高鐵項目被墨政府取消,說今年要重新再次投標,那二位怎么看這一系列項目,原來我們覺得板上釘釘的事,沒有問題,但是突然又出現了一個轉折,怎么看這中間的變故,吳所長。 

吳紅英:中國企業在走進拉美市場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到拉美地區是一個多樣化的地區,一個多元化的地區。拉美國家有大國,像巴西這樣具有全球意義的一些國家,也有一些地區性的中等的國家,還有一些島國,所以在拉美地區國家是參差不齊的。再一個,拉美國家受西方文化的影響,它屬于西方文化圈。大部分國家,除了古巴,都是屬于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所以在人文發展方面,拉美國家發展程度也是不錯的。所以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想到,拉美地區的一些政治、經濟、制度是不一樣的,必須對這個地區不同性有所了解。墨西哥高鐵事件之所以發生,主要是墨西哥內政的問題,咱們企業在程序沒什么問題。 

像這種情況是很多的,拉美國家政黨之間的斗爭,內政的問題,肯定影響外交,估計以后也還會有。另一個方面,隨著中國企業走到拉美越來越多,利益深入越來越強,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大,所以中國企業首先要有安全防范、風險防范的意識,在投資之前,進行風險評估。其次,要了解拉美國家的政治制度、國情,包括工會,因為拉美的工會是非常強大、非常強勢的,對外資和國家的外交都有影響。中國企業在這方面以前也有過教訓。 

第三個,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借助于中國政府跟拉美當地政府。在這個中國企業走向拉美最重要的節點里,像“政府搭臺企業唱戲”的經驗,值得推廣。 

主持人:的確就像您說的,因為雙方的地緣,包括整個國家的發展、文化、政治背景等等因素都有所不同,所以說我們的企業家不能因為政府利好消息的出臺,直接就頭腦一熱到那兒去投資,可能會遇到種種的問題,提前要把很多的預案,包括一些可能會出現的風險做足心理準備,孫老師。 

孫研峰:其實我覺得這次墨西哥高鐵事件,它可以給我們帶來兩方面的信息,一個從正面來看,反映了中國的基建能力,尤其在拉美的市場,我覺得有巨大的潛力。墨西哥這個事情我們可以看到,其實拉美很多國家都需要高鐵,都需要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而中國恰恰具有這方面優勢。通過媒體報道我們看到,中鐵建它具有施工能力、設計能力,還有資金能力、運營能力,這種優勢我覺得對于中國企業進軍拉美基建市場來講,是一個巨大的優勢。第二個方面,負面上給我們傳遞一個信息是什么?就是拉美這個市場的復雜性,復雜在哪兒?剛才吳老師也講了,第一個是拉美政局,各國的政治斗爭和政局的復雜性和波動性,我們看到比如墨西哥它有國內的政治斗爭,還有國內安全形勢,像為委內瑞拉可能面臨經濟問題,阿根廷可能也是面臨宏觀經濟穩定,巴西也會面臨一些腐敗,一些政治問題。 

其實拉美國家,它具有很多在發展過程中,也面臨很多國內治理還有經濟形勢的問題,所以這些問題也千差萬別,有共性也有各自的特性,所以在中國市場進入拉美的時候,一定要像吳老師講的,要有高度的風險意識,還要準備各種預案,針對不同國家、不同項目,甚至是不同階段,都要有不同的預案,一定不要看到我在阿根廷成功了,也許在墨西哥就能成功,其實有時候情況是非常千變萬化。另外一點,我們要看到,其實中國企業完全要有自信,只要尊規守法,憑借中國企業的優勢,我相信在拉美市場,只要循規蹈矩,按章辦事,肯定會有你的市場,肯定會有你的份額。 

主持人:那在今天節目最后,也想請二位老師幫我們展望一下,或者是預測一下,通過這樣的中拉論壇順利的召開,未來中拉關系之間可能會有一個怎么樣美好的未來?吳老師。 

吳紅英:首先,希望中國的企業抓住目前非常難得的機遇。中拉論壇的召開,為中拉關系的發展,提供了新的平臺、新的起點、新的機遇。第二,中拉合作前景無窮,具有巨大的商機。有些人開玩笑說,拉美在我們外交中,很有可能成為績優股,潛力股。再一個,未來十年,中國在拉美還要投資2500億美元。中拉之間的投資額到去年為止,累計存量就900億左右,這意味著未來有巨大的潛力。我對未來的中拉關系充滿了信心,中拉關系在未來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在習主席的領導下,中拉關系開創一個新的時代。中國把拉美稱作最具潛力的地區之一。尤其是未來五年到十年里頭,中國對拉美的一些大戰略,給企業提供了很好的機會。預計未來十年里,中國在拉美的貿易額將會達到五千億美元。現在是2600多億,那就意味著十年內貿易額翻番。五千億是什么概念?接近中國跟美國的貿易額。 

主持人:謝謝,孫老師。 

孫研峰:其實我覺得我特別看好這次中拉論壇,因為這次中拉論壇可能會出最終三個成果,一個北京宣言,實際上是給中拉未來發展方向,未來發現指明了一個方向,第二個關于中拉合作的五年規劃,實際上給中拉未來發展鋪平了一個道路,第三個要通過關于中拉論壇機制性的規則,我覺得實際上是給一個機制性的保障。我相信這次中拉論壇的結果,相當于給中拉未來關系設計了一個頂層設計,比如說我們現在已經是藍圖描繪好,就看我們怎么去落實。所以我相信,我跟吳老師講,我對中拉未來關系發展非常樂觀。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今天二位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與您持續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2019年挂机网赚 上网赚钱真假 2019做什么网赚 投票网赚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极速3D彩票 网赚好一点的平台 网赚论坛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