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陳世強:精準扶貧可讓百萬貧困戶脫貧
“除了民營企業和黨員干部要參與‘精準扶貧’以外,我們是不是可以號召全國各界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以及各級人大機關和政協機關,... 詳細>>
本期嘉賓

 

陳世強,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常委、河南工商聯副主席、河南弘昌集團董事長、河南龍潭毛尖集團董事長

時間:3月7日13:00

制作:國際部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陳世強:“精準扶貧”資金可由國家兜底地方配合
在談到“精準扶貧”資金來源時,陳世強表示,他主張國家兜底,地方做一些配合和配套工作。目前,“精準扶貧”的資金來源采取“三三制”,即國家財政補貼基本保證兜底,三分之一通...
陳世強:通過"萬企幫萬村"計劃推進"精準扶貧"
對于如何實現“精準扶貧”,陳世強說,首先要推動全社會參與扶貧工作,號召黨員干部,特別是民營企業家參與到“精準扶貧”第一線。
陳志強:借助貧困山區地理優勢大力發展清潔能源
陳世強表示,大力發展清潔能源是貧困山區脫貧致富的方法之一,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對大別山區“精準扶貧”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陳世強:茶葉幫助大別山區農民脫貧致富
陳世強認為產業扶貧是可以幫助貧困戶、貧困村可持續脫貧的重要抓手。在大別山區,茶葉既是一個綠色生態的產業,更是一個幫助農民脫貧致富的產業。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這里是中國經濟網,歡迎收看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今天我們演播室邀請到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常委、河南工商聯副主席、河南弘昌集團董事長、河南龍潭毛尖集團董事長陳世強先生,一起跟大家聊聊從大別山區綜合發展看“精準扶貧”這個話題。

   

  陳世強: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好!

   

  主持人:您這幾年兩會一直關注革命老區的建設和扶貧,您為什么持續提這方面的問題呢?

   

  陳世強:我是一個來自革命老區的基層政協委員,因為我對老區情況比較了解,特別是中央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了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要做到“精準扶貧”。2016年是“十三五”的開局之年,加快小康社會的實現,要推進實施“精準扶貧”工程。我們來自于革命老區,“精準扶貧”到底怎么做,這也是我們平時調研和參政議政的一個主要的話題。

   

  今年我提了幾個關于“精準扶貧”的提案,革命老區既是一個經濟欠發達地區,同時也是一個有歷史、有紅色傳承的地區。我們大別山區既是人口的密集區,又是交通的要區,生態的重點區域。這么多年來大別山區為了保護生態環境,就沒有重工業,所以導致了它的工業欠發達,由于經濟基礎比較薄弱,所以它的外流人口比較多,就出現了因病反貧,因災致貧的貧困戶特別多。中央這次提出的“精準扶貧”,實際是結合貧困地區和革命老區的實際情況,提出來的一個戰略構想。

  

  中央把我們大別山區光山縣列為“精準扶貧”的試驗區,很多首長同志專門到光山去調研,體現了黨和國家對革命老區的重視,也體現了革命老區扶貧攻堅任務比較重。

   

  自從中央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精準扶貧”以后,河南響應中央的號召,在“精準扶貧”上各級黨委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首先就是“精準扶貧”查清了底數,把老百姓真正貧在什么地方查了出來,怎么扶貧的方法設計出來。我們的地方黨委政府這幾年提出來一個新的扶貧方式,首先就是要推動全社會參與扶貧工作,號召黨員干部,特別是民營企業家參與到“精準扶貧”第一線。我們河南省工商聯有一個新的做法,過去我們倡導“千企幫千村”,在“十二五”期間得到了國家扶貧辦的高度認可。在河南“千企千村”的模式啟發下,全國工商聯今年推動了“萬企幫萬村”,通過號召一萬家企業去幫助一萬個貧窮的村,作為“精準扶貧”的抓手實施“精準扶貧”工作。

   

  今年我提這個提案,除了民營企業和黨員干部要參與“精準扶貧”以外,我們是不是可以號召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以及各級人大機關和政協機關,共同來參與一對一的“精準扶貧”,這個工程推進下去以后可以帶動幾百萬戶貧窮老百姓脫貧致富。

   

  主持人:我們現在對于扶貧在想各種各樣的辦法,任務非常重,有一些困難。您對大別山區有很濃的感情,而且它屬于革命老區,經濟條件不是那么好,對于這些扶貧的一些措施,包括遇到的困難,您認為目前我們扶貧當中,我們一直在想辦法,究竟是針對哪些困難去想辦法,存在什么樣的困難?

   

  陳世強:“精準扶貧”,要體現幾個重視。第一,國家的頂層設計一定要高度重視,我們除了要讓貧困戶達標脫貧的經濟指標以外,還要注意如何防止脫貧后讓他不再返貧;第二,產業扶貧要重視,產業扶貧是可以幫助貧困戶、貧困村可持續脫貧的重要抓手;第三,加大基礎設施的投入,比方說,一般的貧困山區和貧困的老百姓,實際上是交通不方便,教育沒跟上去,和城市居民的生活標準有差異,水電氣沒入戶。我們大別山,包括河南,目前的扶貧工作提倡要讓城鄉一體化成為扶貧的新平臺,就是加快推進城鄉一體化的發展。

   

  主持人:怎么推進?

   

  陳世強:打造新型城鎮化。過去城市發展都是在縣級城市和地市一級,現在提出美麗鄉村的建設,通過新型城鎮化結構性的調整,把推進縣域經濟的發展下移到鄉鎮,把我們過去分散的村落在保護民俗文化的同時實行集中的居住,打造萬人鎮。

   

  大別山區去年做了一個調研,如果把萬人鎮作為抓手的話,也就解決了貧困村集中居住問題。我們可以實施異地搬遷,另外也可以解決子女就業,解決了教育扶貧和醫療扶貧,還有就業扶貧,可以貫穿進去了。信陽目前的做法值得全國借鑒。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了產業扶貧,對于大別山區來說,可以推動發展哪些產業來達到“精準扶貧”呢?

   

  陳世強:我們大別山是一個林果業發達的地方,特別是茶產業,我們龍潭信陽的毛尖全國知名。小茶葉是一個大產業,茶葉既是綠色生態的產業,更是幫助農民脫貧致富的產業。我們測算了一下,如果弄得好,培育得好,管護得好,一畝茶園起碼在一萬塊錢左右,如果做茶葉深加工,它的附加值就會更高,也就是說我們一兩畝茶園可以解決一個貧困戶的脫貧問題。

   

  另外,近年來我們有幾個新的想法,以茶為載體來推進我們的產業扶貧和扶貧攻堅。我們發展了茶工業、茶飲料,這幾年發展得相當快。北京市場今年茶飲料需要幾千萬,這都是以我們在大深山溝里面的茶樹作為原料做出的飲料,是原生態的。另外,我們有一個國家級茶葉市場,它也使大部分貧困戶落戶到國際茶城,由過去種茶向茶商進行轉型,延伸了產業結構,增加了經濟來源,這樣一種模式也拉動了很多貧困戶。

   

  另外,貧困戶的子女,80后、90后、甚至現在00后,上學以后不愿意再回到鄉村去。我們就推動我們的茶藝表演,還有茶藝的營銷,和我們茶產業全國網絡的建設,把他們輸送到異地。我們有一個龍潭茶葉的千城計劃,要在1000座城市推進1000個以扶貧為載體的專營店,一個店幫扶兩戶三戶貧困戶子女的就業,從而實現共同致富,達到“精準扶貧”。

   

  主持人:通過茶葉進行“精準扶貧”,過程當中需要運輸、銷售,這些方面大別山區是怎么進行的,有沒有相應的規劃?

   

  陳世強:河南最近幾年推動航空港區和“一帶一路”的結合。河南“十三五”期間力推自由貿易區,無疑就是要建立快速的物流通道和倉儲基地。大別山區地處鄂豫皖三省交界處,交通十分便利,既是交通樞紐、物流樞紐,也是倉儲聚集區,具備銷區、產區的“雙區”功能,這在全國是獨一無二的。

   

  大別山最豐富的是生態資源,我們在未來推進“精準扶貧”的過程中,如何把我們民俗文化、林果特色產業、鄉村旅游有機結合,也就是大家說的“農家樂”。

   

  主持人:不僅是針對大別山,其他的一些貧困地區也可以。

   

  陳世強:都可以效仿,我們這樣貧困的山區,生態優良,不僅可以發展林果特色產業,還可以發展旅游業,更讓大家想不到的是,我們可以發展新鮮的能源產業。比方說我們現在提出一個新的理念,把茶園上面變成觀光茶園、體驗茶園、新能源茶園。什么意思呢?茶園里面建風力發電,因為茶園是山區,它可以建立風電,還可以建立光電,這樣和國家的新能源政策有機結合,形成一個農、游、風、光、商的多位一體的立體脫貧致富的新模式。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脫貧是需要錢的,光靠國家的政策補貼可能是遠遠不夠的,這些錢從哪里來?我們自己怎么去想辦法?

   

  陳世強:中央提出的“精準扶貧”是“三三制”,30%由中央保證兜底,30%進行產業幫扶,我倒認為扶貧工作應該是全社會的問題,貧困戶人群在我們整個國家的經濟比重中占比很小,我主張還是應該國家兜底,地方做一些配合和配套。

   

  主持人:怎么配合和配套呢?

   

  陳世強:比如說地方解決后續的保障問題,中央要給一些貧困村、貧困戶的基本經濟支持,國家扶貧辦和財政部要加大財力的投入。過去我們的扶貧資金投入是“撒胡椒面”,不是那么精準,下一步財力要投到每一戶。過去我們以村為單位,現在我們也推動了村成為大平臺。中央提出精準到戶,資金也要精準到戶,政策也要到戶,你這一戶適合做什么,另外一戶適合做什么等等。但是我認為,戶和戶之間還得有一個科學規劃。比方說同樣都在大別山區,沂蒙山區,每一個區域要做的特色肯定是不一樣的。扶貧既得有靈活性也得有專業性,地方政府了解的情況可能還是比較實事求是的,充分發揮村、鄉、縣和市這四級政府在“精準扶貧”上的領導作用和推進作用。

   

  主持人:我們怎么去保證這些錢或者您剛才說的這些政策能夠精準地落實到每一戶呢?

   

  陳世強:我們國家的扶貧工作是一個老課題了,我認為這一次“精準扶貧”的攻堅戰打完以后,未來會不會出現返貧,這項扶貧工作未來還會不會再繼續產生,我想這是未知數。大家都期望今后脫貧以后不再返貧,如何在這一輪“十三五”“精準扶貧”過程中加強監督?應該從這幾個方面著手:一是要加大審計,審計就是全過程的審計,對扶貧資金要審計到戶的這種審計模式;二是要加大黨紀政紀和司法的監督,挪用扶貧資金違規做政紀處分,違法的要依法處理;三是要加大輿論監督,新聞的輿論監督是非常關鍵的;四是加大民主黨派、人民團體、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監督;五是要加強基層組織、群眾老百姓的監督。只有通過監督,用法律的準繩、用行政和社會共同監管的手段,才能保證扶貧資金安全,才能保證“精準扶貧”的實效性得到落實。

   

  主持人:讓“精準扶貧”透明才能精準,“精準扶貧”不光是要給錢,還得去扶智,包括智和志,對于教育扶貧您有什么好的建議?

   

  陳世強:“精準扶貧”中有一個重要的群體,就是因殘致貧群體。中國有8000萬的殘疾人,一個殘疾人就會使一個家庭生活困難。當然這不是絕對的,但起碼是60%-70%因為殘疾人會影響到家庭貧困。如何處理好殘疾人的扶貧和殘疾人教育?我認為要加大扶貧教育的投資。

   

  另外,因老致貧,特別是農村前些年的計劃生育,獨生子女的家庭,現在有一些老齡化,子女在城市里面,這些老年人都在農村,喪失了勞動力。我們國家的養老體系現在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這類的老齡化的處理,也是解決扶貧的重要抓手。所以,老齡化和殘疾人的教育扶貧、兜底扶貧,這都是解決“精準扶貧”的一個重要的抓手。

   

  只有把殘疾扶貧,老齡扶貧的問題解決了,我們的扶貧指數才能逐步下降。前不久,中央電視臺播放了一個三四十歲的人致貧了,因為她的丈夫高位截肢,家庭人均標準達不到國家的基準生活線,就列入了貧困戶。我認為這樣的殘疾人,這樣的老年人,國家是應該兜底的。

   

  主持人:社會保障。

   

  陳世強:對,社會保障要跟上去,我們的扶貧負擔就輕多了。

   

  主持人:我知道您在去年也提到了關于清潔能源的發展,它和扶貧能不能聯系到一起?

   

  陳世強:剛才我講到了大別山區,包括我們所有的貧困山區,都有幾個特點,一是它有良好的生態,可以發展旅游產業。還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這些都是荒山荒坡,恰恰這些山區是可以做光電,做風電的地方。這幾年我們探討了在貧困山區大別山區推進新能源發展的扶貧行動計劃。我們“十二五”期間在大別山區建立有三四十萬千瓦裝機的新能源風力發電系統。“十三五”期間,我們準備在大別山區乃至全國這些貧困山區建立到200萬千瓦的裝機風力發電系統。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直接對我們貧困的山區和“精準扶貧”起到了經濟的支撐作用。

   

  主持人:目前有沒有看到一定的成效?

   

  陳世強:有,我們的大別山區,我們準備在風廠下面建旅游區,建觀光區。前一段時間央視也播放了陜西的扶貧紀錄片,一個村發展村級旅游,發展光電和風電,把風電裝備作為一個景點。我們兩三年前就在做這項工作,我們認為這個模式可以在全國進行推廣,發展清潔能源,特別是生物質清潔能源,這是政府工作報告正式提出來的一個產業。生物質清潔能源就是荒山荒坡上一些秸稈和枝丫柴,用它們發電就為農民帶來了增收。近兩年國家加大對這方面的投入,對我們的“精準扶貧”、對革命山區和落后地區發展新能源也是推進脫貧致富的一個重要的載體。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陳委員做客我們的演播室,也希望您能給我們帶來更好的意見和建議,更多資訊請大家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2019调查网赚 贵州11选5 什么是网赚 什么网赚稳定收入 网赚是真的还是假的 秒速赛车投注 2019年最新网赚方法 什么网赚项目比较好 北京快乐8 北京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