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真扶貧 扶真貧 實現精準脫貧
自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考察時提出“精準扶貧”以來,“精準扶貧”已經成為全社會民生關注熱點。究竟什么是“精準扶貧”如何才能... 詳細>>
本期嘉賓

何寄華:全國人大代表、湖南長沙市副市長

蔣秋桃:全國人大代表、農工黨湖南省委專職副主委

向平華: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慈利縣龍潭河鎮黨工委書記

時間:3月12日10:30

制作:國際部 主持人:衛馨

訪談精粹
蔣秋桃:助貧困孩子讀職業院校 就業月薪至少3500元
由湖南省統戰部牽頭打造的“‘一家一’助學就業·同心溫暖工程”資助貧困孩子就讀職業院校。如今第一批受資助的孩子已經畢業,就業情況非常好,最低月薪也有3500元,讓其所在家庭...
向平華:對殘疾、智障和精神病患者集中供養社會兜底
向平華表示,精準扶貧就是真扶貧、扶真貧,就是把所有的項目集中,把所有符合貧困人員根據政策實行精準到鄉、精準到戶、精準到人。
何寄華:貧困家庭培養個大學生就掌握了脫貧的能力
何寄華說,國家實施“精準扶貧”方略,增加扶貧投入,出臺優惠政策措施,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第一、推動路網建設,也就是路通,縮短山村與發達地方的距離,使山區資源便捷地走...
何寄華:精準扶貧要確保項目配套、人才為上
何寄華表示,扶貧的問題始終需要各方持續給力,是長期的過程,不是“扶貧了就扶完了”,農民脫貧后還需要政府幫助他們繼續發展,這樣才能形成農村新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讓農民...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報道。

  今天演播室邀請到三位嘉賓,讓我分別介紹一下,他們是:全國人大代表、湖南長沙市副市長何寄華。

  何寄華: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農工黨湖南省委專職副主委蔣秋桃。

  蔣秋桃:網民朋友大家大家上午好。

  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慈利縣龍潭河鎮黨工委書記向平華,做客中國經濟網。

  向平華: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知道三位都是來自湖南,跟習總書記提出的精準扶貧緣分特別深。習總書記2013年去湖南省考察時首次提出精準扶貧。什么是精準扶貧是我們關心最多的問題。首先想問問何代表什么叫做精準扶貧?

  何寄華:精準扶貧是2013年11月份習總書記到我們湘西進行考察的時候提出的,習總書記對精準扶貧情況非常了解,對扶貧路徑有相當多的研究,所以提出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我理解精準扶貧應該就是一句話,就是要對癥下藥,藥到病除。第二句話應該是因地制宜,第三句話,針對實際和可持續。

  蔣秋桃:我跟何代表有相同的觀點。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咱們國家做扶貧工作是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開始的,為什么說這一輪扶貧工作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關鍵在于“精準”,精準除了識別扶助的政策以及脫貧要精準以外,其中最重要的精準就是扶貧的內容。除了物質扶貧更要增加精神層面的扶助。

  主持人:向代表您怎么理解?

  向平華:精準扶貧就是真扶貧、扶真貧,這些年扶貧工作也做了很多事,但是沒有最近幾年這么明顯。自從習總書記到十八洞村去視察以后提出精準扶貧,就是把所有的項目集中,把所有符合貧困人員根據政策實行精準到人、精準到戶、精準到鄉,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像我們慈利縣每個村平均投入資金200多萬元,黨員干部聯系到戶,這是真正的精準扶貧,真扶貧扶真貧。

  主持人:這次兩會當中您和習總書記有一次對話,在這次對話中您獲得什么樣新感觸?

  向平華:這次對話以后感受特別深,我現在是鄉鎮黨委書記,對殘疾人、智障人、精神病人,還有因病返貧的人我們心里非常憂慮,但是總書記一番話點亮心中不開竅的燈,我豁然開朗。對殘疾人、智障人實行集中供養,建立因病返窮的幫扶體系,這樣就好了。我原來想這么窮怎么脫貧,他不能脫貧,有病給幾千塊錢只能緩一陣子,現在我就放心了。不能脫貧的集中供養我們任務就不會感覺那么重。把能夠扶起來的人好好把工作做到實處,這就給老百姓解決了真正脫貧的問題。

  主持人:您跟習總書記的對話就是未來“十三五”期間如何精準扶貧同時也給了您信心。

  向平華: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農民致貧有原因,三位怎么理解。

  何寄華:真正的農村千差萬別,不同的家庭困難原因也是具有多樣性。就我了解的情況,貧困的原因一是受區域瓶頸的制約,這里交通不通,信息蔽塞,這是第一。第二,基礎設施,產業發展乏力,人民增收緩慢,基礎設施不配套也是。第三,家庭有病人,有殘疾人,因病治療使家庭背上沉重的負擔,這是相當一部分個體的情況。第四,不會經營管理,只會勞作,不會經營,不會管理好家庭,不會管理好財產,這也是一個困難點。第五,人口素質,有一些困難戶人口素質相對來說要低一些,自己要脫貧的動力弱一些,以及他發展致富的手段要差一些。

  主持人:您覺得農民在脫貧的道路上最大的障礙是什么?

  何寄華:農民在脫貧的道路上,我認為最大的障礙是自己的心理障礙、文化障礙、知識障礙、智力障礙。

  主持人:主觀因素占主位。

  何寄華:應該是主觀因素,哪怕是有病,能夠治好的病,總是能夠克服困難,看到曙光,關鍵是自己的能力和條件,這是一個。第二個困難,區域性資源條件,資源匱乏條件不配套帶來的。第三個困難,就是產業發展可持續的問題。一個地方或者一個家庭每年有固定的生產經營,有一定的收入,那么這個家庭就走上了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主持人:剛剛何代表提到他認為農民脫離貧困最關鍵的困難是主觀因素,您是否同意這樣的觀點蔣代表。

  蔣秋桃:有很多觀點我是很同意,在同一個地域范圍內,不同的地區,長沙和北京沒法比,湘西和長沙也沒法比,地區差異是沒有辦法的。在同樣的地域內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貧困人,在同一個地域內致貧原因有主觀原因也有客觀原因。客觀原因剛才兩個代表都有提到,比如說因病致貧的,因災致貧,湖南很多地方因為自然災害、交通災害等等。現在隨著年齡的老化,我們現在農村年齡越大的人越多,中間差越來越大,年齡老化失去勞動能力致貧。第四個原因是因傻,因為出生缺陷沒有能力,就是剛才向代表說的。主觀原因肯定也是存在的,從80年代末扶貧到今天,我們也看到了有一些人是能夠扶得上,也有一些由于主觀能動性不夠,我們沒有找到能夠讓他脫貧的辦法。主觀原因里面就是他脫貧的愿望,他勤勞的程度,致富的意識,以及管理家產的能力。有些人家里一斗米也可以創造成兩斗米,有些就直接吃掉,有經營財產的能力,主觀原因也是一方面因素。

  主持人:就像家長愛護孩子一樣,家長各項措施做到位,孩子能不能實現脫貧的方式還要看孩子自己。

  蔣秋桃:對。

  主持人:向代表您怎么看?

  向平華:貧困的原因剛才兩位已經說了,區域的不同,條件的不同,所以產生的貧富差異就自然存在,像我們國家人口這么多,現在的農村又參差不起,特別是農村人口多,受教育的文化程度也不一樣,有的人可以出去打工,有的人是很廉價的,有的一個月就1000、2000塊錢。扶貧就是精準,這就談到了精準。現在的農村智力好的可能找得對象不一樣,智力差找得對象也不一樣。我們要因地制宜,因人而異進行脫貧,這就給我們扶貧增加了科學性的布局,科學性的配置。有的人能出去,把能夠出去打工人的孩子和老人照顧好讓他出去打工。有的人不能出去打工,你可以買豬買牛,可以讓他多種地,或者說你有力氣,你就在本地給農場,或者說給別人管理事情,這就是很精準的東西。讓他們勞動創收,勞動脫貧。有的是靠產業脫貧,有的是靠勞動。農村要因人而異,因事而宜,就是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因人而宜。

  主持人:三位代表談到農民貧困的原因,下一步該如何實現精準脫貧,精準扶貧,何代表剛才在頻頻點頭,您非常同意向代表的觀點,您覺得國家會有什么政策呢?

  何寄華:國家出臺一系列計劃、行動,拿出了大量的資金。我感覺現在主要是在幾個方面:

  第一,推動路網建設,使大山能夠縮短與發達地方的距離,使山區資源便捷的走向外界,就是路通。

  第二,解決貧困地區家庭能夠一家一個大學生,一家培養一個大學生,哪怕職業院校、成人院校,使大學生帶動家里致富。

  第三,守住民生底線。使這個家庭的社保、醫保等配套政策等跟上。

  第四,加強分類指導,派人員跟進項目,針對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家庭。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一點是盡量保住一家一個大學生,有很多人很困惑,如果培養的大學生在城市里受到教育不愿意回貧困的家鄉工作,培養了大學生最后人還是沒有用的。

  何寄華:不能這樣講,家里出現大學生首先脫貧就看到了希望,脫貧能力就掌握了。雖然大學生不一定回到生他養他的老家,但是通過他在外面創新創業成長成才,哪怕是有限的工資收入也能改變家庭狀況,他有可能在城里買房子接父母到城里,或者是父母到城里重新就業也有可能。有一些大學生上學五年十年,他可以用他的資源建設家鄉,家鄉的項目、家鄉的經濟,這是潛在的。

  主持人:一個家庭培養出一個大學生至少影響家庭6-8人以上觀念的改變。蔣代表您是一直非常注重精準脫貧這方面的工作,您剛才談到80年代末開始您參與脫貧工作中,您能不能結合一些具體的實例介紹一下?

  蔣秋桃:80年代末沒說精準扶貧,就是扶貧。那時候扶貧是政府部門輔助一個縣,或者是在縣里輔助一個鄉,或者在具體一點輔助一個村,這是政府部門應該做的事。普通百姓做得比較多的是希望工程,我們就給孩子讀書提供學費。一般來說,我們是從小學一直到送他讀完大學,從80年代末一直做到2013年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

  這些年我們自己做的事就是湖南統一戰線,我們做了“一家一”助學就業·同心溫暖工程,我們送孩子讀書不是讀大學,而是讀職業院校。花4000塊錢給一個孩子,學費是免的,剛才談了很多國家給的政策,職業院校也是國家給的政策,是免學費的。雖然免學費但是孩子還讀不起書,因為沒有生活費,我們就是給這些孩子學習期間提供生活費。我們準備花5年讓5萬個孩子讀完職業學校。職業學校有不同的地方,讓孩子們學一門技能,他職業院校畢業的學生學歷不高但是有技能,現在輔助的第一批孩子去年年底已經畢業,就業非常好。在工業企業的,在商業企業的都非常好。我們對那些孩子都有回訪,收入高的有5000多,最低也能拿到3500,能夠郵2000多回家,自己留1000多元花,這樣就等于脫貧。這是“一家一”助學就業·同心溫暖工程,這是我自己參與的湖南統一戰線開展的精準扶貧中的一件事情。

  我了解到湖南的懷化在習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后,他們采用了“四跟四走”的扶貧方式,資金跟著項目走,項目跟著農人走,農人帶著需要扶貧的人走,我們一起跟著市場走。政府每年拿出很大的資金支持農人和需要脫貧的人所辦的企業和所做的項目來精準脫貧。所以這兩個案例,一個是部門做的,一個是地方政府做的,我覺得具有在別處復制的可能性。

  主持人:兩個抓手齊頭并進。我們知道向代表是土家族,您對于精準扶貧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工作是比較了解的,能不能結合一些具體的實例給我們介紹一下。

  向平華:總書記多次提到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我認為基層服不服關鍵在于黨支部,黨支部要有戰斗力,把老弱的人照顧就業,解決就業才能有錢老百姓就跟著服了,這是第一點。我們也做了很多工作。現在財政補貼,有資金,有項目,有錢也很好。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這是第一點。

  第二,挖窮根,挪窮窩,不通電通水通路的要做工作,雖然家里很窮,他祖祖輩輩都住在那個地方,你要幫他挪窮窩挖窮根,給他做思想工作。像原來有一個鄉,我是去年過去的,我看到有一個賣魔芋豆腐的老大娘,已經60多歲了,她每天要走十幾公里背到集市上買,所以我就是去年10月份修通一條680多米的干道,居民,也就是村民讓他們都搬在這兩邊,土地由政府幫他解決好,國家精準扶貧有幾萬塊錢作為扶貧資金,讓他們挪窩。他們搬出來以后,首先是解決他們住得穩,這個地方的水電,路,基礎設施搞好。還有扶得穩,像買魔芋豆腐的老大娘每天可以買70斤,一天可以收入幾百塊錢,這樣就直接解決了她家庭收入的問題,她的大女兒,孩子長那么大,兒女不聽父母的話不肯出去,女婿也走了,后來又重新找了女婿,這樣的家庭進行扶貧是不會有發展的,也不會富起來,只有把他搬出去進行扶貧。這樣的情況,修路、通電、通水要花很多錢,那我們就把他搬出來,其實投入資金很少,就切實解決了他們祖祖輩輩再不能貧窮的根本原因。

  第三,鼓勵有資金的,有技術的,出去有一技之長人回來創業帶動更多人就業,再有就是鼓勵老板到貧困鄉村半廠改進就近就業,這樣就沒有留守兒童、空巢老人等,解決社會主要矛盾問題。

  第四,發展產業。農村的發展是靠產業發展,我現在很多黃桃要賣得出去,很多板栗要賣得出去,這怎么辦?這就需要農業和產業的連接,農業和網絡等連接,你不能靠老人搞網絡體系,現在年輕人回鄉做網絡有技術沒資金,我們要解決貸款難的問題,現在年輕人搞項目考察的人多得很,感覺項目很好,可是需要給資金的時候就找不到擔保人,也沒有什么做抵押物。貸不到款,貸款難也給發展制造了瓶頸。

  第五,要建立網絡體系,老百姓區域發展應該放在首位,老百姓最盼望的是修路。像我們地區山青水秀風光好,每個景點都有最好的風景,都是城里沒有的風景,我們將公路修寬就有戶外游、居家游過去,這樣農戶接待,農民的雞蛋就可以多賣錢,我們的農副產品就會跟著旅游的帶動,就會發展。所以農村修路至關重要。總理報告當中說2016年修20萬公里道路,我要跟總理說20萬公里太少了,農村修公路是頭等大事,真正把老百姓路修通,要致富先修路,道路建設不好發展永遠快不了。

  第六,精準扶貧。現在改革開放30多年,有80%的人已經享受到了改革開放的成果和改革開放帶來的歡樂,可是他們身上有了錢好像就富而忘本,富了不仁,他們現在打牌玩一玩鬧一鬧,甚至有吸毒這樣的丑惡現象。習總書記說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將在我們人民的思想上、精神上脫貧。我們要增加精神食糧,也就是從前說的兩手都要硬,一手抓經濟建設,一手抓精神建設。

  主持人:目前國家脫貧工作取得了成效,我們全面建立小康社會沒幾年,有一部分已經脫貧但是還有一些人沒有脫貧,不知道怎么讓他們實現永久性脫貧。

  何寄華:長沙西部山區一個貧困區,這里過去是160多戶貧困戶,去年還剩50多戶,爭取今年基本上實現目標。這個村有幾個事,第一,我們發展產業。發展桑蠶產業養蠶,綠色生態的,可以帶動當地老百姓在這里打工,可以80塊錢一天,可以長期工作,這解決了一部分。第二,今年年初召集50多戶商量,有的家庭可以養牛,可以養豬,可以養雞搞養殖,有一些家庭會種植小水果,可以種植一些其他的經濟植物,包括種植藥材,因為當地是丘陵山區。我們出資金解決基本問題。第三,解決無房戶的問題,現在拿錢補貼,每戶進行補貼解決房屋問題。第四,有一些人40多歲了,他還沒找對象,這是脫單的問題。第五,有一些人確實是有病。比如有一個家庭兩個男的,母親還在,父親不在了。兩個男的都結了婚,又都離了婚,有一個是出去打工帶了媳婦,還有一個有病在身,我們就會組織醫療專家會診,能治就徹底治好,如果不能治保守治療怎么辦,要拿出方案。這是精準扶貧怎么做。

  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情況,不能讓一個人掉隊,也不能讓一個人重新返貧,這是系統的思考。區域性來講,還是需要有產業帶動,改善基本條件搭建致富平臺。要培養能手,特別是要發展家庭合作社,聯產承包家庭合作社,以專業合作社的形勢把老百姓集中起來,把他的生產要素整合起來發展特色產業。對特殊困難的,確實有病治愈不了,有殘障沒辦法治好,這些要進行政策的兜底,或者是集中供養,或者是點對點的幫扶。

  還有一類是70、80歲老人家困難戶,一個人的老人家,他自己家里有田有地,但是自己一個人不能種,我們讓這樣的老人進入敬老院,要讓老人生活得好,生活得幸福。

  主持人:如果想2020年全部實現貧困人群脫貧,以湖南省為例需要肩負的責任有多大呢?

  何寄華:湖南省是500多萬人,長沙現在還有10來萬人。我們長沙市委市政府提出來實現全民建設小康,省會城市條件好一些,首先要實現精準扶貧,而且解決剛才所講的永久性脫貧的問題,我們也正在研究這個問題。

  主持人:蔣代表您怎么看永久脫貧,您有什么比較好的建議。

  蔣秋桃:首先是造血,就像剛才說的措施,包括您剛才問的問題是怎么樣永久,就必須自己能夠造血。如果還是輸血是沒辦法完成的。我們通過輸血完成這批人的造血功能,就是他們要有一技之長,我有這個能力,這是第一。第二,要有資源。比如剛才說的拿土地等入到農村合作社,有手藝有資源。第三,要有勞力。其他兩個不足我有勞力,我拿力氣做工,我有力。如果這三種都沒有,那就只有一個就是社會,包括政府在內的大社會兜底,只有這樣才能讓這批人群沒有再返貧的可能性。

  主持人:您剛剛提到要從輸血改為造血,就是我們講的授人以魚不如受人以漁。讓貧困人群的主觀能動性調動起來,這個精準扶貧不僅要投入金錢,更要投入兩個字,“治、智”,您怎么看呢?

  蔣秋桃:我覺得精準扶貧應該是很重要的部分,為什么說國家從80年代末開始扶貧到現在的精準扶貧,我們全國2014年底7000多萬落實到湖南500多萬,這個人群的量并不少,它有一塊更大的,就是我們在扶貧措施上我們沒有精準,或者說有一些扶過了,已經脫貧了,再過兩年他又返貧,或者是因病因災,過去我40多歲可以勞動,但是現在70多歲勞動不了,我就返貧了,因為年齡的原因。我們要授人以漁,尤其是以家庭成員作為單位的載體是更重要的,一代代要傳承好我們精準扶貧的成果,不能說我們上一代脫貧了,到我這一代又好吃懶做了我又返貧了,這不行。我覺得還是要以教育為主,當然除了國家的政策以外,我個人有研究,我覺得對于農村人群來說,更多的是扶一門技能,以技能為主,不是以學歷為主,一個村有一個能人就行,不需要我們村700多人全是大學生,更多的人需要的是能有一技之長。

  向平華:習總書記上一次來湖南,針對如何讓老百姓如何脫貧做了論述,結合我個人的工作情況我談以下幾點。

  第一,讓老百姓永遠脫貧,永遠有致富之源,首先是要實干興邦,怎么干?我們有一個村已經在干,以黨支部為主土地連片集中,由村委具體流轉,多勞多得,現在統一做工,統一出工,分配你干什么。我來之前黨支部書記他們給我打電話說了情況,從前都出去打工,村里有60多人,是老人和小孩,現在180多個村子的村民都回來,幫著種茶葉,實行有機茶,并且注冊了公司。前不久我幫他注冊了商標。以后這個村就是一個品種,一個人村的人就做一件事。在海拔800多米的山上再看不到村民出去打工,很多平原的村民也幫他們打工。最多的時候一天200多人工作,這個很好。

  還有一個村,只有380多人,有600多畝地,還有幾萬畝山地,現在也是土地集中流轉,山林集體統管,實行按股分紅,土地集中,他們搞了茶葉和瓜果,比如說桃子、李子、石榴、棗子等等水果,一年四季鳥語花香,一年四季水果飄香。

  這樣農民就住得穩,留得住,年輕人就不會往外跑。年輕人留不住的村莊是什么村莊,是沒有歡歌笑語的村莊。

  主持人:用品牌形成集聚效應。

  向平華:有機茶是品牌,在海拔800多米的山上種的水果肯定好,別的地方沒有的時候它就有了,這是反季節,非常好。現在我們有30多個村通過新一輪的撤鄉、并鄉、撤村、并村,原來31個村一個居委會,通過新一輪的整合不超過20個村,讓他們一村一組,一村一特,人無我有,人有我特,人特我精。特別是市場,農村的富裕是共同的富裕,人們真正的發展是產業的發展,產業靠具體黨支部,靠家庭農場、經濟合作社,我講的村黨支部組成的是農村新型經濟工作合作社,農民經濟的具體載體,沒有經濟經濟,你要脫貧致富是不可能的。要想真正留住年輕人,只能發展一村一特一村一品,這才能真正留得住年輕人。

  最后一點,總書記講集中供養和扶貧體系,我的理解,就是讓殘疾人、智障人和精神病患者等統一讓他們得到救治,讓他們住在一個地方,不要一個家庭安排幾個勞力伺候他照顧他,這樣騰出來的勞力可以搞發展。殘疾人也是集中供養,把他送到養老院,或者是送到殘疾人中心集中供養。病困的要建立體系幫助他,能治的就治,不能治的就搞一個救助體系怎么救助。最后一塊就是留守兒童,我們要建立留守兒童之家,讓他的爸爸媽媽能夠安心在外面打工,讓留守在家的孩子能夠有一個安心的環境,要選配道德品質好的,又勤勞,又善良的愛心媽媽,不是義務奉獻,當然是有經濟補償,就是有工資,有經濟補償的,建立好留守中心,不叫留守中心,或者是什么之家之類的,有公平的待遇,讓孩子在生活幸福的花園里,在快樂的祖國大家庭里健康成長,快樂成長。

  主持人:我們形成了品牌效應,形成了桃鄉茶葉之鄉,這涉及到往外銷售,農村電子商務發展非常迅速,拓寬了銷售渠道,這只是一個方面。三位代表覺得農村電子商務在精準扶貧方面會起到什么方面的作用?

  何寄華:電子商務給扶貧工作帶來了一定的影響,電子商務的發展也為農村生活品質的提升和產品走出鄉村,走到大市場里提供了渠道。發展電子商務也是我們精準扶貧當中一個有效的抓手。它會將更好的、有品牌的農產品通過電商這個銷售網絡送到千家萬戶,甚至城市里,使農民能夠增收。

  第二,通過電子商務也能帶動農村勞動力的就業,特別是物流方面。

  第三,通過電子商務的發展,也能改善農村基礎設施,特別是網絡基礎設施。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講到,推動5萬個村網絡建設,推動現代物流發展的建設。

  第四,農村電子商務的發展,也能較好促進農民科技意識和科技素質的提升。

  主持人:我們提到農村的電子商務,可能對于廣大的農村地區的人說接受還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是他們思維意識里固有的,就像派生大學生村官的作用,好多大學生村官在互聯網平臺中起到溝通橋梁的問題,一方面跟農民關系比較熟悉,有熟人感情在,另外他也比較了解互聯網電子體系,何代表您怎么看?

  何寄華:長沙確實有不少大學生村官,也包括年輕人讀完高中回到村里的年輕人,他們接受知識比較新,受外面的影響比較多,適應互聯網時代很快。而且長沙農村很多土特產,大學生村官這些年輕人在搭建一個平臺,銷售的平臺,利用網絡推薦出來。包括關山村旅游的宣傳,他們是自己做的網頁宣傳,這是很好的事。

  主持人:未來可以更多讓大學生村官更好起到紐帶的作用。

  何寄華:還可以自己推銷產品,自己做推銷員,是雙向的。還有是團隊的方式,一種銷售的模式,新的就業業態。

  蔣秋桃:剛才說的我都認同,農村電商是精準扶貧讓農產品送到城市一種很好的模式,成本低。目前在操作農村電商,除了剛才說的大學生村官外,現在有一種專業公司,去年鄢陵縣的黃桃就是利用這種方式,湖南芒果TV和一家公司運作就非常好。

  主持人:類似中介的性質?

  蔣秋桃:就是平臺,大家有什么都可以上平臺上發布。第二種就是大學生村官。第三種就是現在很多愛心人士,你說到但是沒有說透。有很多朋友通過微信群、微博。湖南去年快要下雪了,有幾個農民運一大車橙子在長沙街上賣不掉,結果發了一條消息不到2小時就被愛心人士全部購買。除了這些模式外是否還有更好的方式幫助農民朋友,讓他必須快能夠賣掉。第二,能夠賣個好價錢。第三,將來還可以及時跟進。我生產這個東西在城里好賣,明天接著生產。農村電商還可以繼續研究,另外也可以引導,我們是否可以給予一些支持,或者是給他一些獎勵。他為農民朋友做了多少事,給他一個獎勵。支持模式也可以,獎勵模式也可以,都是允許的,這是我補充的點。

  向平華:太重要了,農村電子商務平臺我們縣已經在做,并且縣長和縣委書記對農村電子商務做得非常好,也做得非常響。現在基本每個鎮有一個電子商務平臺,他們就是把本地區本區域的農副產品、特色產業利用網絡平臺展銷推廣。在展銷推廣的過程中,有的網絡還是需要做大做強。我剛才不是講了,有制約的瓶頸,貸款比較難。還有就是要讓創業的年輕人有奔頭、有激勵、有獎勵,這就是保障體系保障措施,要制定這樣的措施。

  農村更重要的是有所求,比如什么技術我們需求,什么技能我們需求,利用電子商務平臺是非常好的。比如說套袋非常好,套袋的梨子、蘋果、桃子就比沒有套袋的多買幾毛錢,這就是技術的推廣。我們利用電子商務平臺讓農民發展經濟。

  我再多說一件事,現在山區有線電視,全國搞鍋子一樣的衛星接收,我認為要加強農村光纖電纜鋪設,加強農村有線電視網絡體系的建設。現在山區的網絡體系,還有很大程度可以改進。今天早上7點多,有一個從長沙回去的退休干部,他回去伺候90多歲的老奶奶,他說書記這個地方怎么沒有有線電視,只收到1個臺2個臺,這不行。我們想收中央電視臺,很難看到節目,這個不好。我聽了這個事以后馬上打電話反饋這個問題,這是制約農村發展的瓶頸。現在農村不打牌電視又看不到怎么辦,我認為這都是精準扶貧推進的有效措施,讓農民真正能脫貧。

  主持人:最后想請何代表介紹一下,如果我們落實精準扶貧還需要解決哪些問題?

  何寄華:精準扶貧一是強化政治責任。我們要強化意識,要讓老百姓想脫貧,能脫貧,更多造血要從內心愿望開始,這是一個。

  二是要項目配套。從中央到地方針對不同的家庭,不同區域,要設計、安排、幫扶一些項目支撐它的發展。

  三是隨時跟進。包括向代表講的基礎設施,現在講的基礎設施,水電路網是基礎設施,信息化基礎設施也需要跟進。包括,醫療衛生、教育公共服務的設施也要跟進。

  四是人才為上,要對人才投資。剛才蔣主委講的人是人才,我們自己要掌握一技之長,但是圍繞產業發展,圍繞設施管理等方面的專家派下去進行指導和服務,就是人才為上。

  精準扶貧我還有一句話要講,精準扶貧不是扶完了,脫貧了就扶完了,我認為扶貧的問題始終需要我們重視,還需要各方持續努力,所以是長期的過程。就像您剛才講的永久脫貧,永久脫貧不是5年以后,脫貧我就不管了,還要扶上馬送一程。這樣才能真正保護農村的青山綠水,又能培育它的綠色產業,又能形成農村新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讓農民能夠走上發家致富的康莊大道。

  主持人:非常感謝三位代表來到我們節目當中,就精準扶貧話題我們探討了很多,非常期待在國家精準扶貧政策下更多貧困人口脫貧,全面實現小康,謝謝三位。

  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更多有關全國兩會的資訊請關注中國經濟網。

吉林快3代理 做什么网赚好呢 网赚联盟 2019分红网赚公司 2019真实网赚 安徽11选5 湖北快3走势 2019还能做网赚吗 2019灰色暴力网赚 互联网赚钱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