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一帶一路"對中國和世界是雙贏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僑聯常委潘慶林,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僑聯常委林曉昌紛紛表示,“一帶一路”對中國和世界來說,是一個雙贏的戰略 詳細>>
本期嘉賓

潘慶林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僑聯常委

林曉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僑聯常委

特約主持:趙靜 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博士

時間:3月11日10:30

制作:國際部

訪談精粹
潘慶林:應解決華僑"到了祖國進不了家門"的困惑
潘慶林說,他今年提交的議案是,在時機合適的情況下給予“外籍華人身份證明”,以便華人華僑更好的發揮民間外交官的作用。他說,改革開放這些年來,有不少華人華僑“走出去”融入...
林曉昌:"一帶一路"會給百姓帶來實實在在的收入
在暢談“一帶一路”帶來的新機遇時,林曉昌表示,“一帶一路”給中國老百姓帶來了很多實實在在的好處,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不斷推進,普通百姓的收入也將隨之增加。
潘慶林:國家穩定百姓安樂就是當今最大的紅利
“什么叫紅利,漲工資不叫紅利,生活好了找到工作不叫紅利,上大學不叫紅利,真正的紅利就是在全世界這么動蕩的今天,中國穩穩當當,中國人安逸地生活。”潘慶林說。
林曉昌:華人華僑是"一帶一路"建設中的民間外交官
國務院僑辦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在“一帶一路”沿線的66個國家有4000多萬名華人華僑。那么,如何調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華人華僑的積極性,讓他們更好的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 這里是中國經濟網。歡迎收看“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我是主持人趙靜。今天我們演播室邀請到了來自僑聯界的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先生和林曉昌先生。歡迎兩位委員,有請兩位先跟我們的網友打個招呼。

   

  潘慶林:大家好非常高興今天抽出時間來做客中國經濟網的演播室,和大家一起共議“一帶一路”。

   

  林曉昌:大家好! 今天很榮幸被中國經濟網邀請來共商國是,共談“一帶一路”。

   

  主持人:歡迎兩位委員。今天我們的主題與“一帶一路”有關,與大的宏觀政策,當前國家、政府層面都在推的戰略話題有關,我們的主題是“一帶一路”引領對外開放新機遇。我們知道,20153月發改委聯合商務部、外交部發布了“一帶一路”愿景與規劃。無論是從國家層面,還是從地方層面,均成立了“一帶一路”辦公小組,可見大家對它的關注度之高。在今年兩會多次會議當中,許多委員都提到與該議題相關的提案。我今天在這里想請兩位委員請教一下,如何看待“一帶一路”這個倡議?

   

  潘慶林:這次全國兩會“一帶一路”成為熱議話題。自從十大八以后,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國際戰略思維,要走出去。作為一名全國政協委員,我的理解也是這樣想的,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們走過了溝溝坎坎,取得的成績不但中國人在享受,通過改革開放,全世界各個國家也在共享,也在思考。他們在思考,擁有56個民族13億人口的中國,如何發展到今天?因為世界各個國家所處的位置不一樣,文化差異不一樣,所以今天“一帶一路”的熱議不光影響到我們,中國今后的改革開放發展也影響了全世界。所以對于今天“一帶一路”走出去的國際戰略,不只是中國人在享受它的紅利,國際大國應該是對全世界負責,實現世界大同、世界共享。

   

  主持人:潘委員您剛才提到“一帶一路”戰略不僅是中國人自己的戰略,而是關系到世界各個國家的,是全人類的一個共同夢想、或者說是戰略,這跟我們“一帶一路”主題思想,打造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緊密相關。林委員,您對這個倡議如何看待?

   

  林曉昌:“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總書記的高瞻遠矚。從明朝鄭和下西洋已經就開始了海上絲綢之路,今天叫“一帶一路”,當時在古代有兩條路,一個是海上的絲綢之路,一個是茶馬古道,今天運用了古代這兩條路。“一帶一路”是我國對外貿易和改革開放的必經之路,“一帶一路”不只是對我們國家、乃至于對世界周邊國家都是雙贏的,是命運共同體。

   

  從“一帶一路”的角度來說,去年國家三個規劃部門推出了“一帶一路”,包括去年成立的亞洲投資銀行,這給外國帶來了很大的好處。對于中國,從人民幣的結算角度,我們已經簽訂了50多個國家的人民幣結算。我們國家對外貿易的差異損失是蠻大的,通用的貨幣按美元結算,美國過去按黃金來計算。   

  第二,中國的地理條件,過去我們是要從福建福州、泉州、廣州先走,一只木船到了幾個國家,經過馬六甲海峽,到了印度洋。過去的茶馬古道從云南到緬甸,絲綢之路從新疆靠沙漠駱駝到歐亞,這是節省了多少路?所以,習總書記提出來的也是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一條是水路,一條是陸路,我們從鐵路的寧波港經過吉爾吉斯斯坦到歐洲,從“一帶一路”的戰略角度我們是走對了,中國的對外開放是敞開大門,這是雙贏,我認為是這樣。

   

  主持人:您說得非常好。對于現在尤其是中國所處的經濟形勢,以及對世界經濟形勢的影響,雙贏這個詞語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能只追求自己的利益而拋棄周邊國家的利益,我們都是相互依存的,共同受到影響。潘委員,您有什么要補充的?

   

  潘慶林:“一帶一路”這幾年是我們熱議的話題,不光國內老百姓、執政機關部門、國有企業、私有企業在研究,外國的朋友也在研究“一帶一路”的國際戰略思維,研究習主席的大同世界的戰略。我們也高興地看到,十八大以后習近平主席在短時間里走訪了許多國家,告訴異國他鄉的外國朋友們,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習主席用他堅強的毅力,用他“治大國若烹小鮮”的思想,堅強地帶領人們走下去。習主席帶領中國人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提出了四個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中國共產黨最大的任務和責任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讓人民在安定的社會里享受著紅利。

   

  什么叫紅利?漲工資不叫紅利,生活好了找到工作不叫紅利,上大學不叫紅利,真正的紅利就是在全世界這么動蕩的今天,中國穩穩當當,中國人安逸地生活。在習主席的領導下,我覺得中國的安定穩定就是中國人民最大的紅利。

   

  主持人:說得非常好,中國人民的安定穩定是最大的福利。

   

  潘慶林:中國人民的民心就是最大的政治。

   

  主持人:林委員您提到了泉州,它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泉州人在海外有非常多的華人華僑,尤其在東南亞地區,所以我有一個問題,在今年兩會當中許多委員就提到,比如潘委員也提到過要積極動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華人華僑的力量,鼓勵他們積極加入“一帶一路”計劃當中,調動他們的積極性。我想問一下兩位委員,華人華僑在我們“一帶一路”建設過程當中究竟起著什么樣的作用?我們應該如何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潘慶林:我們兩位都來自僑聯界,林委員是在緬甸——東南亞最重要的一個國家里生活多年,我是在日本,我們也看到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30年前中國人民走出去的時候,刷鍋刷碗干自己的小活,維持自己的生活,他們用血汗,用淚水,用心,那時候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我們在兩會上遇到海外各個國家的僑領,帶領華僑來到北京大會堂,和我們的國家領導人一起共商國是,堂堂正正。今天的華人在一起的時候應該說是“老鄉見老鄉,滿臉喜洋洋”,有底氣,因為中國好了,世界好了,這個世界才大同、安祥、美滿,給我們的子孫后代留下幸福,滿臉的笑容。

   

  坦率講,中國富裕了,美國富裕了,而世界還處在不平等的階段。我們國家從1949年建國以來到今天,維護著世界的和平,援助世界。即使在困難年代,我們國家也在省吃儉用,我們的人民勒緊褲腰帶,援助非洲。我們今天富裕了,更應該加大對世界各國的援助,這是 “一帶一路”的來由。我們作為華僑也是這樣,全世界發展到幾千萬的華僑。

   

  主持人6000萬,“一帶一路”沿路有4000萬。

   

  潘慶林:不可小覷的一個數字,這些華僑堂堂正正,因為祖國強大了,“一帶一路”引領我們中國的經濟走向世界。我們還應該注意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說我們應當尊重異國他鄉的風俗、法律、文明,包括我們現在走出去,入鄉隨俗,我們做好了就是為中國的形象加分,做不好會遭遇誤解有損中國的形象,一會兒我再細談。

   

  林曉昌:華僑華人應該扮演牽線搭橋的角色,因為華僑華人對公共外交和民間外交起著重大的作用。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習總書記多次出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官方外交,告訴大家,我們要采取雙贏的措施。這就要靠我們的華僑華人采取公共外交和民間外交進行宣傳,講好中國故事,傳好中國的聲音,這是很重要的。

   

  我舉一個例子,當時鄭和下西洋的時候走的也是海上絲綢之路。他把我們中國古代的文明帶出去,我們的陶瓷、制造、四大發明;同時把人家好的種子,地瓜、木薯等從海外引進來。如同一潭水,應該充分流動,水流不進來、流不出去就是一潭死水。“一帶一路”最大的任務就是要加強海外的華僑華人向當地駐在國的群眾宣傳中國的改革開放成果,要跟世界所有人共享,因為地球是大家的,不分你我,環境保護也是不分你我的。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我們提倡的“一帶一路”,沿著這條路走下去是起步、開端,我們起步要起好頭。我們中國強大了,海外華僑華人腰桿挺起來了,我們是友好鄰邦,我們寧可跟敵人交朋友,也不是拿著槍在對待。不管再難都是要從公共外交和民間外交進行宣傳。

   

  我們的科技要創新。過去我們用大輪船拉出去的貨物,16艘輪船的貨換不到美國一架波音737。我們今天科技要創新,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關于中國制造,國外很多都是中國的產品。馬桶蓋是杭州生產的,你穿的羊毛衫,意大利、法國的,都是中國制造,我們給它貼牌加工,很便宜,倒過來運到北京、上海大型的商場里面,36塊成本一件的要賣一兩千。

   

  主持人:您說的中國貼牌生產是幾年之前中國被稱之為世界工廠的時候,現在搬到了東南亞?

   

  林曉昌:我現在給你說貼牌,很多品牌是就地生產,因為成本。一個制造商要算成本,人工成本,原料成本,這個不能運來運去。我們的很多皮鞋、日用品,國外的品牌直接在中國貼牌加工,我要中國的市場就只能在這里生產,這個是對的。今天很多企業走出去,中國品牌也不斷在走出去,為什么很多工廠搬到外面去,搬到了東南亞國家?也是同樣走外國這條路。在經濟建設當中,我們的文化要學老祖宗,中國的上下五千年文化要學,但是在經濟發展和制造業上,人家有好的我們必須要學。中國已經走在世界前沿的路上,只要我這個產品要生產,要哪一個國家的市場我就在哪一個國家就地生產,這條路就走對了。

   

  主持人:所以之前您提到,中國在前幾年一直被稱為“世界工廠”,我們也非常痛心。隨著近兩年的技術創新,我們不只是技術走出去,不再單純加工、貼牌,我們也有自己的品牌和專利往外走。借著“一帶一路”的機遇,企業面臨著更多的機會,在“一帶一路”戰略大背景之下,當前國家推動國際產能合作、裝備制造業走出去的指引下,您覺得中國企業目前面臨哪些機遇呢?

   

  潘慶林:講好中國的故事,唱好中國的聲音,傳播中國文化幾千年的傳承,這也是“一帶一路”的主題。林委員講到了中國經濟的變化,從幾年前到現在,今天中國走出去的關鍵不是技術問題、制造業問題,因為我們制造業大工廠已經被世界承認了。今天走出去最重要的一點是信用,誠信。習近平總書記出訪各國的時候,把中國這幾年賺的錢援助了貧困的國家,讓世界很多國家刮目相看。我在民間外交走訪的時候也見到很多國家政要、總統總理,他們也談非常感謝習主席,能把錢拿出來用在有用的地方。有的國家是把錢拿出來用在戰爭,有的用在炒作,而中國把錢拿出來用在支援貧困國家,讓他們和中國人民一道同享中國改革開放的果實,這一點通過“一帶一路”體現出來了。

   

  “一帶一路”現在要走出去,最應該注意的,我們現在面臨的困惑就是“鸚鵡學舌”的干部,就像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講,少數干部不作為,但是唱得好聽。你說“一帶一路”,他也說“一帶一路”,講得很生動就是不做,阻礙了“一帶一路”的進展。

   

  我也在中國經濟網的演播室里頭看了你們幾期節目,非常受教育,講得實實在在。經濟是一個國家的命脈,經濟搞不好怎么都不行,中國以前窮,誰都看不起。中國走出去需要良知良德,用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經驗告訴別的國家,也把我們走過來的事情告訴別的國家。“一帶一路”喊出去要扎扎實實又實心實意、負責任,就像對待自己家庭負責任,我們的責任是向人民負責,世界大同是我們共同目標。社會主義中國,對中國人民負責,也對全世界負責。中國人民的民生、世界的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主持人:您剛才在闡述的過程中真是慷慨激昂。

   

  潘慶林:不進則退,小進也是退。

   

  主持人:我們為了讓中國人更好地走出去,首先要修煉好自己的內功,搞清楚我們究竟要去做什么,我們為什么要走出去。自己連“一帶一路”的戰略是什么都不清楚的時候,空喊口號肯定是沒有效果的。您剛才說到的有一些官員不作為,雖然出臺了“一帶一路”的相關文件,但是并沒有一個具體的方案,沒有進行下一步,就停留在相對比較空的層面,對于我們的戰略推動和實施是有阻礙的。

   

  潘慶林:需要扎實地對待“一帶一路”的戰略思維理解,用民間的方式走出去。我們不但和我們的朋友交朋友,也要學會、懂得必須和我們的敵人交朋友,因為敵人交好了,遠比我們身邊夸夸其談的小人要好。所以我覺得在走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不能有老大的思想。我是中國人,你是中國人,但是你應該有中國人的味道,世界有酸甜苦辣的味道,甜有健康的熱量,苦有去火的本領,辣有它的激情,走出去時千萬要入其境隨其俗。

   

  主持人:說得很好。我記得在20153月“一帶一路”愿景行動規劃發布的時候,列出了65個國家是“一帶一路”重點國家,后來我們又發文說真誠地歡迎。

   

  潘慶林:“一帶一路”沒有這么具體,“一帶一路”沿線,世界大同共享。

   

  主持人:歡迎任何有意愿與中國合作的國家加入到“一帶一路”戰略當中,不是只有這65個國家。

   

  林曉昌:去年推出了“一帶一路”。因為“一帶一路”對外貿易是用貨幣來交易的,我們要走“一帶一路”,就要糧草先行。我們建立亞洲投資銀行,很多歐洲國家參與,因為它們看中了中國未來的希望,可以享受中國改革紅利。你需要錢我借給你,無論是公路建設、鐵路建設還是港口建設。所以,中國的策略是相當高瞻遠矚的,中國從“一帶一路”建設的角度走出去,你需要中國的什么產品,從科技、技術、人才,一系列的我全部給你。中國改革30多年,向世界宣布我們的改革是與全世界共享的。

   

  第二,中國與世界是友好的。日本、美國、菲律賓、越南對我國南海的炒作阻礙了我們“一帶一路”的建設。南海,南沙群島的島礁、機場,建設這些就是為“一帶一路”的船只服務,保駕護航。哪個國家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經過南海都是很安全的,我們還派了航空力量保駕護航。所以從“一帶一路”的角度,我們首先是做得相當好。

   

  從對外交往、友好鄰邦來說,我在緬甸生活過,過去九十年代美國、日本、英國對緬甸進行制裁,后來它發現中國的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日本人安倍訪問緬甸,免去債權,借的錢不要還了,美國開始對緬甸解除了制裁。  西方國家大量在緬甸做文章,一個是鐵路,一個是輸油管道。緬甸的皎漂港口租給它100年,包括水電站,受到很多西方政治干擾,不讓發展。西方給一點糖就說好,我說遠親不如近鄰,中國和緬甸擁有2800多公里的邊境線,西方再好也是很遠,我跟你再不好也是很近。

   

  主持人:華人華僑應該在當中起到更關鍵的作用。

   

  潘慶林:如何發揮6000萬華僑的外交作用?我也建議中國經濟網請各界人士在一起暢談,“一帶一路”會給世界帶來什么大的影響,我們走上“一帶一路”之前要做好什么樣的準備,要做到心中有數。所以這次33日政協開幕時我交了第一份提案,我在天安門廣場對著國內國外媒體講,在適當的時機允許情況下,不違反國家法律情況下,給予在海外異國他鄉的外籍華人合法的身份證。我們也看到很多人在改革開放中到了異國他鄉,有的在當地結合了,有的和異國他鄉的異性結婚了,變了國籍,這種情況下當他們再回到自己國內,雖然各個方面有法律的規定,不管怎么樣有的華僑帶著投資商來,或者帶著孩子回來投資,回國以后孩子學習中文,由于國籍不一樣到了祖國進不了家門,長著中國人的臉進不了中國人的家、回不到祖國,這一點困惑了多少年。

   

  所以,國外很多華僑有這樣那樣的反映,我經過自己多年的調查提出了這樣的提案。有的華僑提出華裔卡、僑民證,我告訴大家,這都是對自身的貶低,還得是規規矩矩的外籍華人身份證。這樣對華僑回國可以減少手續的麻煩,而且對華僑盡快投入到國家建設、來去自由提供了有效的渠道。關鍵是形成一個合理合法的提案,我帶著責任在33日把提案提交上去,希望國家各個部門會有一個合理合法的解決方案。

   

  主持人:很多老百姓認為“一帶一路”戰略是國家的事情,像我們老百姓、普通民眾,這對我們有什么意義呢,“一帶一路”戰略能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福祉呢?

   

  林曉昌:我舉一個很簡單的、老百姓聽得懂的例子,我開一個服裝店用工人3個,我去開一個服裝廠最少要300個,這是100倍的比例。“一帶一路”的戰略對我們中國老百姓帶來的好處太多了,第一,從上班的角度來說,GDP增長了工資也跟著漲,這是老百姓看得見的。第二,中國80%是農村,有大片的土地,生產的農副產品、生產加工的成品可以走出去。整個亞洲、特別是小食品很多都是由中國生產的,特別是糖果,像越南的白糖,我們生產的糖果,現在亞洲都是中國生產的糖果,這就是中國的進步。“一帶一路”給老百姓帶來的生產、收入、全面建成小康、脫貧致富的空間很大。領導干部要加以宣傳,什么叫“一帶一路”要解釋給老百姓聽。

   

  潘慶林:首先領導干部自己要明白。

   

  林曉昌:絲綢之路是從古代,我們國家生產的時候耕種,種的桑樹生產出蠶絲、絲綢,我們拉出去交流,那邊的木材、一系列的好產品拉進來,這就是交流。老百姓是能夠得到很好的實惠,但是因為扶貧不如先投資,在世界中,商機是大家要搶的,“一帶一路”改革開放走出去,該用什么產品滿足世界周邊國家的需求,這是要動腦筋思考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智慧是無限的。

   

  潘慶林:談到中國的老百姓的生產力和所需求的東西,想談談馬桶蓋。我是來自日本的歸國華僑,讓我感到很困惑的是,在不同場合一提到日本,以前是砸日本汽車,到現在蜂擁而起去日本。從四年前去日本的37萬人,到三年前去日本的70萬人,到兩年前去日本的150萬人,到2015年底,到日本去的中國人超過了580萬。我非常高興,為什么?因為到日本去的中國人沒有被輿論談到中國人的不文明。日本的輿論是最敏感的,說明中國國民在進步,沒有隨地吐痰抽煙的。相反在中國生活的日本人沒有受到人身攻擊,說明民間與民間的交流非常重要。

   

  2009年我曾經提過一個提案,恢復繁體字。我就希望在繁體字“愛”的中間有一個心,我們改來改去愛中間的心沒有了。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恢復就恢復,恢復多少是多少,恢復不了記住也可以,這是中華民族老祖宗的發明,希望把這顆心回到我們中國簡體字“愛”里面去。

   

  主持人:潘委員,李委員,我跟您兩位交流,今天收獲非常多。我們從國家層面,從各個地方政府層面再到企業,再到我們的民間外交,華人華僑方面都探討了很多,“一帶一路”不只是政府的事情,也是普通老百姓的事情,它關乎你我。不只是中國自己的事情,也是與沿線各個國家之間互通有無、互利共盈、打造責任共同體、命運共同體的全世界人類的一個共同話題,今天能與兩位委員探討我感到非常榮幸。

   

  潘慶林:不管怎么樣,全中國人民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領導下,一步一步腳印去努力,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經過多年的浴血奮戰總結出一個道理,我們最不怕的是困難,最能克服的是困難,最終中國人民戰勝的還是困難。

   

 

  主持人:謝謝,希望“一帶一路”能真正為我們的經濟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打開海外新格局提供更多的機遇。今天我們的直播到這里就結束了,更多精彩資訊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2019年最新网赚教程 网赚论坛大全 2019最新挂机网赚软件 彩票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大全 2019国外挂机网赚 皇鼎彩票注册 钱多多彩票开户 极速快三 2019年最新挂机网赚 2019年最新网赚教程